红色飞龙山,我深情眷恋的故乡

今年暑假回到老家,我惊讶地发现屋后那条年久失修的公路竟变成了宽阔的水泥路,且是乡村很少见的两车道。父亲告诉我,这条路是市区乡各级政府牵头打造的以飞龙山红军长征纪念碑、红军碑林为中心的“红色飞龙山”的景观大道,一直修到了山顶,现在要上山很方便了。父亲的话中流露出诸多欣喜,多年的泥泞路终于成了康庄大道,路通人心才敞亮啊,怎能不让他的兴奋之情言溢于表呢?

飞龙山隶属于东宣乡,高741米,是游仙区境内海拔最高的山,一年四季层峦叠翠,郁郁葱葱,即便是大夏天,要是躲藏在茂密的树林中,绝不会不会有半点夏日的暑热。由于封山育林多年,山中也自然繁衍生息了一些野物,山林中偶尔扑腾出的野鸡,突然蹿到山路上的野兔,常常会惊人一身冷汗,胆小的人,定然是不敢一个人上山的。我家便在飞龙山脚下。

小时候,飞龙山在我和小伙伴的心中,是那么神秘而神圣。听大人们讲,这座山之所以叫飞龙山,是因为天上一条飞龙不愿意老受天规戒律束缚,偷降人间游玩,遭到天兵天将追杀,最后只能化作一座高山才逃过此劫,谁知却再也幻化不成飞龙,便经年长卧于此,守护这方百姓,飞龙山也就此得名了。我和小伙伴们信以为真,常常会跑到几里外的地方遥望飞龙山。嘿,还真被我们找到了威风的龙头和绵延的龙尾,而我的家就恰好在龙头的位置,更是让我自豪不已。长大后,才知道这不过是大人哄我们的玩笑而已。一日偶尔读到邻村一位德高望重的年过八旬的老人撰写的关于飞龙山的考据典籍史志,觉得很有道理,文中写到:飞龙山者,古代原名夹龙山也。据二十四史《唐书》记载,“公元705年,武则天传位于唐中宗李哲,继位登基时,全国各名山寺庙佛殿大柱上盘龙显灵腾飞。中宗闻奏大喜曰:“此乃吉祥之兆也”,立即将国号命名为“神龙”。传当时梓潼双峰寺佛殿大柱上盘龙也显灵腾飞,被正在切面的老僧发现,急中生智,将手中面刀砍去,正中飞龙颈部,龙负伤带刀逃飞,因伤势太重,落于夹龙山左坳,准备歇息后再飞,却被夹龙山夹住了飞龙,深陷士中,化为石刀、石龙。事后,州、郡官府得知,夹龙山夹住了“神龙”,这与当朝皇帝国号相克,,很不吉祥,立即下令将夹龙山更名为飞龙山。我不得不叹服于一名乡村老人如此渊博的学识!虽然关于“盘龙显灵腾飞”不过是史书中的传奇故事罢了,但夹龙山更名为飞龙山的确是顺应了封建王朝的统治。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至今难以忘怀的是大人讲的关于飞龙山上的飞龙洞的故事,他们说飞龙洞是当时土行孙的师傅惧留孙修道的仙洞,那个洞深不可测,谁也不知道通向哪里。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土行孙一点儿也不陌生,因为我的父亲年轻的时候是个书迷,读过大量的神话传奇小说,包括《封神榜》,封神榜里英雄人物的故事自然是父亲讲给我听的,我也便加油添醋地讲给小伙伴们听。一听说飞龙洞是土行孙师傅惧留孙的修仙之地,我们都惊讶不已,没想到那么了不起的神话人物竟然出自我们的家乡。甚至还有大人告诉我们,这个山洞很长很长,一直通到陕西,1935年红四方面军3234团北上抗日进入飞龙山根据地,就是顺着飞龙洞从陕西来到飞龙山的。关于红军北上抗日停留飞龙山打土豪分田地的事情我们听老人们讲过很多回,但是第一次听说红军是从飞龙洞过来的。我们一个个瞪大了双眼,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神奇的山洞了。种种传说,令小小的我们心痒难耐,趁着下午大人让我们上山放牛割猪草之际,约好爬上高高的飞龙山,去探寻那神秘的飞龙洞。

对于我们这群乡间小孩儿来说,爬山一点儿也不成问题,牵着牛,背着竹背出发了。一路上我们讨论着若是找到了飞龙洞,是不是要进去呢?进去了若是走太远走到了陕西,爸爸妈妈找不到我们怎么办?我们天南海北地讨论着不着边际的话题,不到一个小时,便爬上了大人们所说的飞龙洞的所在地。这里距山顶还有一段距离,是一片开阔的土地,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座古戏楼,飞檐挑角,雕梁画栋,虽然年深日久,但那大家的气派丝毫未减。看着看着,我仿佛看到了穿着戏服的人儿,在戏楼上咿咿呀呀地唱着我听不懂的曲儿……戏楼的左边是一座不大的寺庙,小时候我最怕寺庙里那些雕刻得活灵活现的神像,要是白天见了,晚上一准会到我的梦里来。因此,当小伙伴们哄闹着涌进庙宇时,我只好替他们看着牛儿等待他们出来。(其实,飞龙山上原来并不是仅仅是这样一座小小的残寺,它建于唐初,原建九层十八殿,从山脚第一层第一殿阎王殿直到山顶九层十八殿玉皇殿,只需稍微想象一下,便可以知晓当初这寺庙是何等的雄伟壮观,光耀世人。到了明末,张献忠屠川之时一把大火烧毁了寺庙,九层十八殿毁于一旦。现在我们所见的,也只是后人修复的冰山一角。)

等着小伙伴们玩够了从寺庙里出来,我们就开始沿着山边寻找飞龙洞,可惜走出了好远也没有看到山洞。有小伙伴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们,她听爷爷讲,当时红军北上抗日离开飞龙山时,地主还乡团回来在飞龙洞活埋或杀害了很多游击队员,洞便被封了,所以才找不到。我们一听惊得四处逃散,再也不敢去寻找那谜一样的飞龙洞了。(至今,我也不知道飞龙洞是不是游击队员的牺牲地。但我知道,当初地主返乡团在红军撤走之后,的确杀害了很多革命干部和战士。1996年8月,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六十周年,弘扬长征革命精神,游仙区、东宣乡干部群众自发捐资募粮,在飞龙山山顶右坳修建了“红四方面军长征纪念碑”和红军碑林,于1997年12月建成,并被游仙区政府确定为游仙区唯一一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我们商议,既然来了,就爬到山顶看看吧,自然是一致响应。山顶是一块宽阔的平地,名曰跑马坪,顾名思义,就是现在的赛马场了。在跑马坪四周的山坳里,是一圈深深的战壕,我们听大人们讲过,这是当年红军与土豪劣胜的武装作战时留下来的,我们就忘乎所以地玩起打仗的游戏。

直到太阳落山,我们才记起该做的事——牛被拴在树上饿得哞哞叫,竹背里一根猪草也没有。硬着头皮回家,免不了一顿责骂甚至皮肉之苦。可我们却“死性”不改,要不了几天,我们又相约爬上飞龙山玩耍,跑到树林里去采蘑菇,摘野花野果,逮野鸡,追野兔,或者各自在家里偷拿出一些吃食去野炊……就这样,飞龙山陪伴我度过了整个童年,现在想来,那真正是我人生中最值得怀念的青葱岁月。

如今,我早已不是那个疯玩的野丫头,山却还是那座山,静静地横卧在我家屋后。只是,每年清明节,成千上万的干部、群众、学生,会自发的前往红军纪念碑扫墓献花,纪念革命先烈;每逢“七一”建党节,老党员便会来到纪念碑前重温党章,新党员的宣誓也在此进行。飞龙山,已成了名副其实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为了让更多人走近飞龙山,了解飞龙山的红色革命历史,推动地方经济发展,绵阳“红色飞龙山”建设项目应运而生,在市区乡各级政府的努力下该建设项目已经正式落地,我家屋后这条敞亮的景观大道,便是其中的之一。我想象着,建设完成后的“红色飞龙山”,该是何等让人欣喜的模样呢?我更知道,我家乡的人们,有福了!

飞龙山,曾经出现在我梦中最多的地方,是我心中最眷恋的故乡。如今,见它再展新颜,于其他人我自然多几分激动和自豪。作为一名家居飞龙山脚下土生土长的东宣人,欢迎您到飞龙山观光旅游,重温那段革命战争年代的红色记忆;更感激您到我的家乡来投资建设,助我家乡人民的日子愈过愈好。(区作协主题约稿)

 

发布者

半笺梅花雨

本博作品均为本人原创,请不要随意复制粘贴,更不可更改创作作者,据为已用。若有需要请给本人留言,经本人授权才可转载。郑重声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