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在一起,才是春天的风景

正是不冷不热的天气,应约前去小游,带着几分不太欢愉的心情。同行几人,似乎个个精神焕发,一路风生水起,讲段子说笑话,欢笑声不绝于耳。其实,他们都不年轻了,其实,他们之中有的人并不是表面那么光鲜,却是些不与生活过于计较的人。记得其中一位大哥曾经说:“你对苦难越在意,它就与你纠缠不清。”或许,他们正是如此吧,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才是应景。看着他们这般年纪还能如此充满朝气,眼眶有些湿润。打心底是敬重他们的,乐于与他们在一起,似乎能积蓄很多的能量。

车窗外那些盛开的黄的白的红的紫的花,都已开始渐次凋零了,以为正是花浓时啊,心小小的痛了一下。似乎还不是旺春,怎么能这么快就要消失殆尽呢?是我太贪恋,还是时光太无情?我何尝不知,你越强留的东西就越会离你而去,可是,真心爱着的,又怎么能那么洒脱的不管其是盛开还是凋零?更重要的是,我都没有仔细赏过,都没与其交接过,怎么能这样不管不顾自开自落?又笑自己的自私,一切都自有时令,要是真心爱恋,那就多看看那些还没有凋零的,正在开放的,努力拔节的,何必要等到残花落尽才来神伤?

到了目的地,拍照的、谈笑的,大家明显不来是看风景,就是为了趁闲暇找个地方小憩。这几年没有多少时间与他们在一起,从心理上我有些格格不入,虽然大家一路对我颇是照顾。一阵风吹来,有些冷,虽已过春分,还是很冷,冷到心里,不经打了个寒颤。原本想出来会敞亮些,结果依然很孤单,哪怕身旁有一大群人围着你嬉笑喧闹,你也感觉不到欢乐。所谓快乐,原来只与自己相关的人有关。

午餐是一个大家都极其熟识的友人安排的,友人很热情,被安排在这个镇上最大的一户农家乐,环境幽雅,花团锦簇,有个大大的池塘,池塘周围都是依依垂柳,几把长椅掩映在天然的垂柳珠帘之内,不禁感慨,这里竟然才是春的藏身之处。除了同行的7人,友人还安排了同样多的陪客,自然是热情周到,少不了几盏酒来助兴。我推辞不过,就着两三杯红酒与同行祝福,与主人道谢。然后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大家推杯换盏,而我心底,始终坠着一块顽石,总是扔不出去。

午餐后,时间还早,按惯例,大家都会打几把麻将玩几把纸牌才肯返程。主人一一安顿好,并热情地招呼我是否让一女孩陪我转转说说话,我婉拒了。一人落座垂柳下池塘边,敲打这些文字。

越来越觉得我不太适应这样的群体游玩了,不像几年前那么自在,还是更适合独来独往罢。我想象着有一天,重新拾起勇气,一个人去旅行。应该很难找回来了,有伴才不觉得孤单,如果旅行只是为了去感受孤独,那就罢了。我想起自己前两天写的一首小诗:

我把向往,搁在想象的门槛

门槛高高,树在眼前

那屋外,正春暖花开罢

青草绿莹莹的味道

在空气里飘荡,弥散

我征服不了门槛

任其将我禁足,阻隔我的视线

我在门槛之内啊

用尽想象,水墨多彩的春天

贪婪却作祟,怂恿我爬上高台

带我去看春吧

或者,我带你去

只要在一起,便是春天的风景

 

发布者

半笺梅花雨

本博作品均为本人原创,请不要随意复制粘贴,更不可更改创作作者,据为已用。若有需要请给本人留言,经本人授权才可转载。郑重声明!

发表评论